首页 llyj yabo live 正文

不断扩大透明度和参与度,逐渐形成监督的客观评价机制

文章来源: 中国武进发布时间: 2010-11-30 16:11浏览次数:
地方人大监督工作经过不断发展,在行使监督权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涌现了不少成功的事例。但调查表明,地方人大具体监督行为一般只在国家机构内部发生一定的影响,监督影响最多扩大到了各级人大代表,而人民群众基本上不了解、不知道,他们对人大工作评价不高,还有不少人对人大监督工作缺乏应有的透明度表示不满,对人大监督的公正性表示怀疑,对人大能否真正依法制约行政、司法权力缺乏信心甚至提出了批评。人大行使监督权的情况如何,当然要多方面考察,但是人民群众的评价是一个重要的尺度。如果群众不知道,那么监督的实际效果就要大打折扣,甚至提出批评也是应该的。
为什么人民群众对选举产生的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开展的监督工作不了解呢?究其原因,我们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民众知情、民众参与的客观评价机制。 一是对人大监督工作的宣传不够。由于受"家丑不外扬"的习惯思维影响,人大对"一府两院"一些重大决策失误的监督、对一些违法乱纪行为的监督,不够透明,有的不予报道;对监督过程的报道不完整,有的只有开头,没有结果;有的只见领导人的讲话、表态,很少见人大代表、常委会委员的活动,没有真正做到重大监督事件向社会公开,监督过程和结果向社会公开,使人民群众及时、充分、全面了解人大行使监督权的情况。 二是群众参与的监督活动组织不够。目前我们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监督活动一般通过调研、视察、审议的形式进行,很难发动群众和普通代表参与,与人民群众真正需要我们人大去开展监督工作的内容还有一定的差距。因此,地方人大应以不断扩大透明度和参与度来修正监督工作,并逐步建立起人大监督的客观评价机制。
首先要做到监督工作向人民群众公开,实行公民旁听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和常委会会议。这是现代民主国家普遍采取的方式,其主要目的之一也是使国家机关的工作透明公开,便于民众了解和评判。但是据我们了解,各地允许公民旁听的只是人大一部分会议。因此要尽可能放宽对公民申请旁听的人数限制,广泛吸引公民旁听;除涉及国家机密以外的人大各种会议都应向社会分开,允许旁听。在此基础上,也要考虑运用现代信息传播手段,公开人大会议活动的全过程。现代传播手段的作用,实际上在于通过电视屏幕或因特网,把旁听席从会议场所向全社会延伸和扩张。目前,人民群众对国家权力机关工作情况的了解主要依赖新闻媒体的宣传,这当然是需要的,但也有较大的局限性。另外,从理论上讲,人大工作的透明公开与人大制度的宣传是有着一定联系但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其主体、目的和方式都有很大区别,在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在继续加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宣传的同时,有条件的人大应开设专门的电视频道,全程直播人代会和人大常委会会议的情况以及其他活动,通过电视和网络向民众及时、准确、全面地提供他们需要的信息,更直接、真实地告诉选民由他们选出的代表是怎样工作的,随时随地与人民群众交流相互之间的意见,这样做也许会使人大代表或常委会成员面临着像国外议员一样"被经常和痛苦注视"、"听到难堪批评"的压力,但这无疑将有力促进国家权力机关监督质量的提高和代表、委员责任感的加强。
形成和建立人大监督的客观评价机制是另一个方面,是要使公民能够参与到人大的监督过程之中。事实表明,经过具体参与和实践的公民,可能比旁观的公民更能对人大的监督作出客观评价。例如原来开展工作评议,既有人大代表参加,同时也吸收当地的群众参与,他们的批评、意见、建立在代表评议政府工作时得到较为充分和真实反映,通过工作评议解决了一些他们关心的问题,所以他们对群众监督的评价是积极的,从而促进了人大监督工作的进一步开展。在通常情况下,群众对地方人大监督的参与,主要在调查阶段。因此,各级人大应把调查作为监督的必经程序,同时还应规定,调查对象的选择必须有一定的广泛性,调查的结论应全面反映不同利益群体的意见。尤其是一些以调查为主的监督形式,如执法检查、特定问题的调查,更要做到这一点。在监督中要引入听证制度,现在地方人大在立法和决定重大事项时较多地使用听证的办法,在监督中尚少运用。今后应改进调查方式,从"走下去"调查研究逐步转为"请上来"听证调查,而且要形成制度。其次,认真组织代表在任期内向选民述职。代表向选民述职的行为,不仅是接受选民监督之举,同时也是反映选民意愿的必要和有效途径。述职往往和评议结合在一起,这就使述职成为一种代表与选民之间意思交流的互动过程。这样做的好处在于,一方面促使代表在平常的工作中不敢懈怠,不然没法向选民交代;另一方面,选民又可以通过听取述职的机会向代表集中反映意见,并有机会就某一问题深入讨论交换看法,以求得反映问题或者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案。